位置:首页 > 要闻头条 >

大概率:最近发展区的诊断与实现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02-18 02

  秦建平 中国教育学会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办公室主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中国基础教育质量评估监测工具标准规范研究”等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主研人员。其成效型教师个性结构定向培养等成果,获省部级科研成果一等奖3项,二等奖1项。

  ■监测评价与中小学教育质量提升④

  “最近发展区”概念,由苏联心理学家维果斯基提出,是指“实际发展水平与潜在发展水平之间的距离”。实际发展水平是指独立解决问题的现有水平,潜在发展水平则是在成人指导下或更有能力的同伴帮助下解决问题的水平。两者之间的距离,是学生发展可能的区间,是目前尚未达到但具有最大可能达成的一种水平。在维果斯基看来,教学难度和内容低于学生现有发展水平,学生没有兴趣;教学难度和内容在潜在水平以上,学生无法达到,这两种情况下的教学都不会促进学生发展。因此,最佳的教学应走在发展的前面(高于现有水平),同时又在最近发展区内,在这个区间内提供恰当的帮助,学生就能发挥其潜能提升到潜在发展水平。

  最近发展区揭示了教学、学习与发展之间的内在联系,在教育领域具有强大生命力。美国心理学家布鲁纳根据维果斯基“最近发展区”理论提出支架式教学模式。“支架”即建筑用脚手架,被用来形象说明帮助学生学习的教学模式。在此思想启示下,美国心理学家布朗和帕林森于1982年提出了交互式教学模式。其后,美国多位心理学家从不同角度发展、推动了这一理论的当代研究。

  我国教育工作者积极将该理论用来指导教学改革。但是,这一理论的运用与研究多停留在概念分析层面,泛泛而谈居多,少见可操作的具体实证研究。原因之一是,最近发展区是一个描述性概念,维果斯基及后来的研究者鲜有对其作出测量学意义上的操作定义,因此难于对其进行准确、客观的测量。虽然美国心理学家博德欧夫(Bodoff)等探索了“前测—训练—后测”的方法,但不能预测学生未来的学习。其二,学生的最近发展区因人而异、动态变化,并且具有学习环境和教师教学水准的差异性。教师要在班级授课制中面对众多学生运用最近发展区,在操作上存在客观困难。

  如何克服最近发展区理论在实际应用中的局限性?其实,“最近发展区”既然是目前尚未达到但具有最大可能达成的一种水平,那么,就可将这个“最大可能”理解为一种“大概率事件”,从而可从现代教育心理测量学、统计学方法视角,而非概念的文义辨析视角,给出操作定义和测量方法。“最近发展区”,是学生大概率实现的一个成绩提升区间。其测量方法是,运用学习能力倾向测验与学业成绩考试这两种测验在共同样本中同时标准化,由此预测出学生在所处教育环境条件下可能达到的学业成绩水平,这是他们大概率达成的水平,可视作他们的最近发展区。

  在这一方法下预测出来的成绩水平是一个分数提升区间,再结合学业考试测验就可以找到与他们最近发展区对应的知识、技能、能力训练点。如果前述测评方法与预测流程,加上提供的有针对性的支架式教学指导帮助,再借助互联网技术,就可以比较精准地提供符合每个学生的最近发展区的教学指导帮助。这对当前的班级集体教学将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笔者在尚未使用互联网技术情况下,运用前述方法指导中小学教师大致把握学生最近发展区,用人工方法匹配针对性的训练与指导。笔者和团队参照DAT(鉴别能力倾向测验)采用标准九分数,将学习能力分为九个水平。研究发现:高中理科学生学习能力在水平5、文科学生在水平6及以下的,能够达到“985高校”学业考试成绩线的是极其小概率事件。而学习能力在水平8和9的,无论理科生还是文科生,达到准入成绩的则是大概率事件。学习水平9的高中学生,理科生达到“一本”及以上成绩的概率是98.04%,文科生是89.86%。由于学生的最近发展区与成人指导或更有能力的同伴帮助有关,研究发现:良好的学习环境氛围和高标准的教学指导帮助,能够将学习能力在水平3~4的高中理科学生达到“一本”及以上成绩的概率从30%左右提升到70%,水平5~6的从46%~66%提升到73%~80%;将学习能力在水平3~4的高中文科学生达到“一本”及以上成绩的概率从6%~12%提升到22%~35%,水平5~6的从24%~38%提升到58%~70%。

  而在小学阶段,按照最近发展区进行教学指导和训练,初步实验结果是:成绩有所提升的学生人数比例最高达到了94.1%,能够完全实现其最近发展区显示的成绩提升空间的是26.7~41.2%。在初中阶段,初步实验结果是:成绩有所提升的学生人数比例介于66.7%~85%,能够完全实现其最近发展区显示的成绩提升空间的有52.9%~66.8%。

  目前,初期实验成效明显,但教师在对学生最近发展区的把握和针对性指导训练方面的能力参差不齐,要用好最近发展区还需进一步完善运用方式。